专家谈|赵先德:“开学顺序”与“幼有所育”正在大考各地执政水平

导读

今天,北京、山东等地,相继公布了6月初小学低年级和幼儿园开园复课的消息,获广大年轻父母、幼儿家庭纷纷点赞。

教育部发布信息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各地,已经超1亿学生复课开学,主要是初高中学生和部分高年级小学生。幼儿园阶段,已有8个省(区、市)开园,返园的幼儿有468万。

疫情防控以来,“幼儿园什么时候复课?”、“神兽何时归笼”成为广大幼儿家庭密切关注的话题。

幼儿园不开园,既耽误了幼儿家庭的年轻父母正常复工,也客观影响了广大幼儿园的正常运营,特别是很多高质量的民办幼儿园、社区普惠性幼儿园。原本缺口过大的幼师行业出现大量有经验的幼师迫于生活压力,纷纷转行。民办幼儿园歇业、倒闭潮兴起,有些幼儿园为维持存续,甚至当街卖起了包子。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七岁以前,是孩子接受教育的黄金时期,影响孩子终生。从疫情防控角度上看,幼儿园小朋友因为年纪小,复课保障压力大,要注意的细节更多。但是从教育规律出发,学前阶段的孩子接受教育的紧迫性更高,更不可耽误。尤其是长时间的居家防疫,缺乏有组织、有规律的保教保育,既对父母正常工作造成了一定影响,也对培养孩子良好行为习惯、打好性格底色,存在一定程度的教育缺位。

前不久公布的《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报告显示,我国未成年网民达到了1.75亿。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我们很难知道,这里面有多大比例是低幼阶段的小朋友。但这值得教育工作者和父母反思、警惕。

当今,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互联网。但是互联网的原欲也在不可避免地给年幼无知的孩子们带来负面影响。尤其是低龄段的孩子,他们更不懂得甄别,缺乏自律意识上的训练。家长也无法做到时刻干预。这段“网课”时间,为多少孩子提供了“机不离手”的理由。

玩物丧志。一个孩子一旦沉迷不健康的电子游戏,将逐渐失去应有的朝气、好奇心和创造力。一个民族若是如此,那将失去未来、失去光彩。

日前,中国(深圳)儿童性格养正研究中心主任、《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创始人赵先德老师,从科研角度出发,提出:《各地复课顺序的安排考验各地主管部门的执政水平和从业水平》。对疫情防控之下,难以纾困的幼教机构、教师和家长等群众关切的民生问题,进行了评析。

原文转载、分享如下。


开学顺序与“幼有所育”正在大考各地的执政水平?

来源:原创 作者:赵先德

抗击疫情的伟大战疫,取得阶段性胜后,开学问题成了各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必须面对的头等大事。

但是在如何开学,哪一个年级的学生先开学这个问题上,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值得研究的教育认知与社会认知问题。

各个地方普遍的做法就是初三高三面临中考和高考的学生首先开学。这样的方式,反映了民众及主管部门对于高考这个指挥棒的一种敬畏。

但从教育的规律来看,面对现实还有另一种认知,或许正是我们当前的盲点。但却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值得思考的社会问题。

作为一个学前教育的研究工作者,我在与一线同行的聊天当中,了解到很多让人思考的现实问题。现在我们就来讨论讨论这些问题,我们如何来面对?


“幼有所育”,作为十八大以来的民生之首,实际上是符合教育规律的一项英明的决策。因为儿童7岁之前的教育才是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教育阶段。这个时期的教育主要的目的是行为习惯养成性格的过程,如果一个孩子性格当中缺乏良好的专注力和爱他人的意识,那么他这一生即便是成为博士成为博士后,也可能对这个社会的贡献也是可以受到局限的。而良好行为习惯的神经元的搭建,就是在7岁之前完成的是不可逆的。

适应了游乐园模仿教育的孩子,放在家里看游戏看动画,然后就是被娇宠被无奈。让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学习阶段,失去了1/6。很多的家长感到十分的困惑和无奈,甚至是抓狂。他们隐隐约约的觉得孩子在家里是一个人生重要阶段的缺失。但没有人来顾及这个诉求。

初三和高三的学生,应该具备了一定的自学能力。疫情对他们来说,是社会给他们营造了生动一课。况且,他们有上网课的能力。也是正好考验他们自学能力,考验这个学校有没有教会孩子学习能力的最有效的一个机遇。为什么把他们当成考试虫来对待呢?文革后恢复高考的时候,很多人都在一个起跑线上,难道因为耽误了半年就分不出高低来了吗?

幼儿园的教育的停滞,很多人有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孩子的自理能力差,怕传染的几率高,实际上在大数据的时代对家长进行摸排,然后孩子到园里来以后进行严格的消毒。和初三和高三的学生开学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开学之前相关的工作量大一点而已。这个分析在不在理呢?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作为二三线城市或者一线城市的普惠园,现在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担忧:即便幼儿园现在开学,那些拿着菲薄的工资的老师能不能在岗已经成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这半年的时间他们要生存,要另谋生路。

在这一系列的困难面前,我们看到了许多让我感到温暖的画面,听到了让人感动的故事。

山东省章丘市教育局的有关领导告诉我这样的一个故事。他们全县的幼儿老师从正月十六上班开始,就组织老师的线上培训。至今已经进行了6轮。很多年龄大的老师之前没有上过网课,她们不会用钉钉这个软件来培训。当幼儿园业务骨干教会她们使用的时候,有的年龄稍大的老师感动的不能自已。他们干了一辈子幼儿教育,尽管待遇是菲薄的。但他们心中有一个期待,他们知道组织上没有忘掉他们,他们希望自己有更多的本领,适应现在的学前教育。

如果说疫情时代还有最可爱的人, 这些坚持在一线参与培训的幼儿园的老师就是。

幼儿教育的重要性,已经被西方和日本等发达国家证实。特别是日本,他们从2017年开始 ,把性格教育当成学前教育的首要任务。当我们在思考,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国家连续18年有自然科学诺奖获得者这个问题时,很多人看到的是他们的大学教育并不如美国,但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在哪儿?如果我告诉你,在于他们重视幼儿教育时期孩子专注力的培养,你可能认为我在夸大。但如果告诉你,日本文部省都在2017年已经把性格教育纳入国民学前教育之首,你可能就会知道,这似乎是一个秘密武器。和日本相邻的韩国,三年前,直接把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

我们因为人口众多的原因,幼儿教育的认知也经过了一系列变化,先是归妇联管,后是归教育部管。在幼儿时期以什么样为目的组织教学活动的问题上,很多模糊的认知还在困扰着从业者。

综上,幼儿教育这个问题能不能得到真正的重视,实际上是考验地方政府的执政水平。因为中央已经把他当成民生之首


因为有的地方的政府官员还把幼师当成一个保姆式的职业。有的地方的政府并没有把老百姓的获得感当成政绩的主要部分。所以,这一次的疫情对我们是一个大考。在安排先后顺序上,也彻底的暴露了在这个问题上的盲点和认知能力的缺陷。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